你的位置: 首页›› 耽美百合››世子妃受宠日常

世子妃受宠日常 六鲤-著

13.48万 字
秦初苧为救父出狱算计国公府世子柳暄,柳暄姿仪伟秀,文成武就,偏偏乖张狠戾,无人敢惹。 京中都以为秦初苧惹了柳暄铁定活不了,没成想秦初苧不仅活得好好的,还敢卖了柳暄的药材,散了他的人,毁了他的清净,放肆得不得了。 京中诸人:她哪来的这么大本事与胆子? 世子爷低笑:本事我教的,胆子我给的,有意见? 诸人瑟瑟发抖。 * 世子爷收了一个姑娘当徒弟,虽不见面却时时飞鸽传书,徒弟哭诉身处困境,世子爷怜她疼她,给她出谋划策,日子一长,他察觉出了不对劲,怎么给徒弟支的招儿都落在自己身上? 后来,世子爷将徒弟堵在大殿一角求婚,“成了亲,还能教得你无法无天,容你更加恣意妄为,答应么?” 徒弟(秦初苧):我不能拒绝吗.jpg * 世子爷与人约定三年不杀生,余生深居宫观,不曾想有个姑娘太招他疼,让他一再违背约定再入朝堂,只为给自己的心尖尖独一无二的宠爱。 本文又名《我教徒弟攻略我自己》全架空。 护短宠妻醋王世子爷VS稳中带皮大美人 下本沙雕文预收《独占帝心》 身为大陵王朝的附属小国,南平皇室听命把九公主南眇送进了大陵后宫,一想到她要面对那位暴戾残忍的铁血帝王,还会被别国妃子欺压,甚至还有性命危险,南平皇室就心疼得不得了。 实际上。 南眇进宫前,帝王对后宫美人不屑一顾,从不踏入后宫半步。 进宫后,帝王日日赖在后宫不走,南眇熟视无睹。 而且时常: “陛下,南平公主被陈国公主欺负了。” “拿剑来。” “可陈国公主已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了。” “陛下,南平公主被太后罚站了。” “母后糊涂。” “可太后这会儿正在宫门口站着。” 铁血帝王:??? #朕的心尖尖从来不需要朕# 后来,南平皇室去见他们的九公主,殿中珍奇异宝无数,华服美裳流光溢彩,南眇被众星捧月地簇拥着坐在皇后宝座上,身边铁血帝王宠溺地轻轻擦掉她嘴边糕点碎屑。 南平皇室:我那苦命的九公主???? 从来不知九公主夜夜龙帐,放肆地霸占着铁血帝王的心。 又美又毒的凶残美人VS浓情烈爱的铁血帝王。 预收文《富贵闲人》 大陵王朝最招人疼的富贵闲人莫过于游辛。 娘亲是垂帘听政的长公主,爹爹是坐镇京中的大都督,刚一及笄就许配给了战功赫赫的镇国公,霸占整个西北的未来公婆接连不断地给她往京中送好东西,唯有一点不好,还没出嫁,那个年纪轻轻姿仪伟秀的镇国公战死了。 后来,军队班师回朝,马背上的铁甲将军威震全京,仪容艳绝。 “谁?” “镇国公啊。” 游辛:??他不是死了吗? 从那以后,曾经对游辛趋之若鹜试图撬墙角的年轻权贵们个个都缩起了脖子,再没敢露面,游辛望着堂而皇之坐在自家厅中拭剑的男人冷笑,“将军来此何事?” “娶你。”
字数: 13.48 万字 状态: 连载中 时间: 2020-03-28 17:15
小说阅读 放入书架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小说章节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秦初苧为救父出狱算计国公府世子柳暄,柳暄姿仪伟秀,文成武就,偏偏乖张狠戾,无人敢惹。 京中都以为秦初苧惹了柳暄铁定活不了,没成想秦初苧不仅活得好好的,还敢卖了柳暄的药材,散了他的人,毁了他的清净,放肆得不得了。 京中诸人:她哪来的这么大本事与胆子? 世子爷低笑:本事我教的,胆子我给的,有意见? 诸人瑟瑟发抖。 * 世子爷收了一个姑娘当徒弟,虽不见面却时时飞鸽传书,徒弟哭诉身处困境,世子爷怜她疼她,给她出谋划策,日子一长,他察觉出了不对劲,怎么给徒弟支的招儿都落在自己身上? 后来,世子爷将徒弟堵在大殿一角求婚,“成了亲,还能教得你无法无天,容你更加恣意妄为,答应么?” 徒弟(秦初苧):我不能拒绝吗.jpg * 世子爷与人约定三年不杀生,余生深居宫观,不曾想有个姑娘太招他疼,让他一再违背约定再入朝堂,只为给自己的心尖尖独一无二的宠爱。 本文又名《我教徒弟攻略我自己》全架空。 护短宠妻醋王世子爷VS稳中带皮大美人 下本沙雕文预收《独占帝心》 身为大陵王朝的附属小国,南平皇室听命把九公主南眇送进了大陵后宫,一想到她要面对那位暴戾残忍的铁血帝王,还会被别国妃子欺压,甚至还有性命危险,南平皇室就心疼得不得了。 实际上。 南眇进宫前,帝王对后宫美人不屑一顾,从不踏入后宫半步。 进宫后,帝王日日赖在后宫不走,南眇熟视无睹。 而且时常: “陛下,南平公主被陈国公主欺负了。” “拿剑来。” “可陈国公主已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了。” “陛下,南平公主被太后罚站了。” “母后糊涂。” “可太后这会儿正在宫门口站着。” 铁血帝王:??? #朕的心尖尖从来不需要朕# 后来,南平皇室去见他们的九公主,殿中珍奇异宝无数,华服美裳流光溢彩,南眇被众星捧月地簇拥着坐在皇后宝座上,身边铁血帝王宠溺地轻轻擦掉她嘴边糕点碎屑。 南平皇室:我那苦命的九公主???? 从来不知九公主夜夜龙帐,放肆地霸占着铁血帝王的心。 又美又毒的凶残美人VS浓情烈爱的铁血帝王。 预收文《富贵闲人》 大陵王朝最招人疼的富贵闲人莫过于游辛。 娘亲是垂帘听政的长公主,爹爹是坐镇京中的大都督,刚一及笄就许配给了战功赫赫的镇国公,霸占整个西北的未来公婆接连不断地给她往京中送好东西,唯有一点不好,还没出嫁,那个年纪轻轻姿仪伟秀的镇国公战死了。 后来,军队班师回朝,马背上的铁甲将军威震全京,仪容艳绝。 “谁?” “镇国公啊。” 游辛:??他不是死了吗? 从那以后,曾经对游辛趋之若鹜试图撬墙角的年轻权贵们个个都缩起了脖子,再没敢露面,游辛望着堂而皇之坐在自家厅中拭剑的男人冷笑,“将军来此何事?” “娶你。”

精彩阅读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js-zkhb.com 新乐文文学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   柳暄无可奈何地侧过半张脸, 她的视线里顿时没了巴掌印,柳暄道, “假的又不疼。”   秦初苧哦哦两声,脑袋一点, 睡意渐浓, 可还心疼着,眼角沁出泪珠, 柳暄俯身伸手替她擦去,“心里有气也出过了, 还哭什么?”   “我是气糊涂了。”秦初苧拿手指蹭了蹭他的脸颊,蹭着蹭着就睡着了, 柳暄扶她到软榻上躺好, 抬袖摸了摸脸,心道自己真是活该, 没诱导到正点子上,出了亭子命人拿冰块过来, 进屋一边敷着脸颊, 一边吩咐众人,“不可与公主提起此事。”   众人点头, 所幸秦初苧力气不大, 巴掌印迹不深,柳暄在屋里等了两个时辰,印子就消散了,出了屋, 秦初苧早已睡醒了,神情恹恹地在赏花,他悄悄靠近,听闻秦初苧问,“驸马是否来过?”   被提前安排了的宫人摇头,她有些庆幸,又有些失落,瞧得柳暄心痒,忍不住挥退众人,踱过去折了枝花,从背后递过去,“行宫清爽,夏花绚烂,何故这么不高兴?”   听着熟悉的声音,秦初苧下意识回,“还不是因为你……”语音一顿,猛一回头就撞到了柳暄怀中,她惊喜地抬眸,“

类似小说

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