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›› 耽美百合››带着御膳房穿六零

带着御膳房穿六零 柚苏-著

49.62万 字
下本开:《我在六零开闲鱼》,求预收。 文案1   尹小满在宫里苦熬十八年,终于等来大赦被放出宫。   结果还没踏出宫门就一跤摔到了六零年代的双桂村,成了一个没爹没妈的绝户女。   还被老爹临死之前摆了一道,被迫嫁给了比她大八岁,有着一对拖油瓶儿女的鳏夫沈青耘。      望着缸里快要见底的高粱面,还有又黑又瘦的俩兄妹,尹小满有点发懵。   作为一个“山珍海味全吃过,宫廷御筵她先尝”的御膳房掌事宫女,如何用这点粗粮喂饱眼前两张嘴成了当务之急。      好在整个御膳房都跟着她一起穿过来了……      文案2   御膳房最近总是丢东西。   大家都以为是从哪儿溜进来了猫,只有立春姑姑知道,这是天上的仙女下了凡尘!      刘贵妃思乡情切,只想吃一碗鲜虾面,还特意点名要立春姑姑亲手做。   这可简直要了她的命!   面条好办,但皇宫地处平原,她哪里去找新鲜的海虾?  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张字条从天而降:“鲜鸡换活虾,一只换一盘。”   问题迎刃而解。      大皇子要宴客宾朋,众御厨使出浑身解数,熊掌,鹿唇,燕窝,雪蛤……   却都没抵过立春姑姑一盆热腾腾,香喷喷的海鲜锅。   而这,所需不过十斤大米,二十个鸡蛋!      立春姑姑悄悄给小仙女立了个牌位,每日供奉,香火不断。更是常备四季干鲜果子,各色点心。   所求不过一个,小仙女心情能够日日好,供货能够年年丰。      小剧场:   沈大宝:我后娘对我可好了,天天给我吃肉!   众人:没娘的孩子真可怜,大白天的说梦话,这是想肉想癔症了?   沈二妞:我后娘天天逼我吃鸡蛋,蛋糕,蛋饼,蛋羹……吃得我看见鸡蛋就想跑。   众人:可怜啊可怜,又疯了一个。   沈青耘:……媳妇儿,你啥时候能让我也吃上肉?      排雷:   一:男主之前未婚,儿女是收养的战友遗孤。   二:野生动物不得随意买卖捕食,文中所涉及到的纯属杜撰。   三:全文架空,私设众多,大家看个开心就好,请勿考据。 【已设置防盗,防盗比例80%,防盗时间为48小时,如果有购买比例暂时不够的小可爱,可以稍等一等再看。】 《我在六零开闲鱼》文案:     姜晓菱有一个秘密,除了她没有人知道。   那就是在她十六岁生日的时候,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叫做“闲鱼”的系统。   那系统可好玩了。   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,见都没有见过的东西,最重要的是在上面她可以和别人以物换物!      通过它,晓菱只用些破烂儿就换回了好多吃的东西!      海报:   “全国山河一片红”邮票拍卖纪录再创新高!本月十八号一件四方连上品成交价为人民币168.8万!      姜晓菱的目光落在了手边刚刚撕开的信上,整个人都呆滞了!   只见那信封开口处,一张与海报上一模一样的邮票正在被她从中撕成两半儿!      ……      一个隔壁叔叔扔掉的烟纸盒,被晓菱捡走卖了180块,折换过来就是五十斤大米,三十斤白面;   一张妈妈捡回来准备糊房顶的旧报纸,被晓菱偷去卖了239元,过年的年货一下子就备齐了。      外婆,你这雕花的木箱子千万别扔,老值钱了!      什么,不能给我?   怕起祸端?      怎么会——   换成玉米粉,高粱面,全村一年的饥荒都能扛过去了。      -   邵洋被老爹唠叨的上头。没办法只得开通了闲鱼账号帮他卖家里自制的腊肠,咸肉。   没想到接到的第一个订单,对面的小姐姐问他:“我能用邮票跟你换腊肠吗?就是那个海报上说的《全国江山一片红》,换一根就行。”   邵洋盯着那行字使劲儿看了半天,然后缓缓的打出了一个:?   您玩呢?!      可是在收到小姐姐以物换物的包裹之后,他整个人都疯狂了!   小姐姐喜欢吃腊肠?   给给给给给!   咸肉也好吃,也给小姐姐寄过去!   还有,我老爹做的熏鸡熏鸭是一绝,小姐姐,全都送给你呀!      只要小姐姐记得我的名字——邵洋。   下次再有好东西,记得还给我~      直到有一天,邵洋翻看家里的相册,老爹指着一张陈旧的老照片跟他说:“这个是你奶奶,只可惜年轻时候吃苦太多,你还没出生她就去世了。老人家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的福。”      邵洋越看越不对劲儿,终于没忍住开口问道:“我奶奶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   “姜晓菱,菱角的菱。”      邵洋:!!!      所以,这是一个跨越时空投喂奶奶和家人的故事。 排雷:邵洋不是男主,男主另有其人。前期以赚粮食养家和生存为主,男主出场晚。 喜欢的小伙伴们收藏一下鸭~
字数: 49.62 万字 状态: 连载中 时间: 2020-12-03 01:43
小说阅读 放入书架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小说章节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下本开:《我在六零开闲鱼》,求预收。 文案1   尹小满在宫里苦熬十八年,终于等来大赦被放出宫。   结果还没踏出宫门就一跤摔到了六零年代的双桂村,成了一个没爹没妈的绝户女。   还被老爹临死之前摆了一道,被迫嫁给了比她大八岁,有着一对拖油瓶儿女的鳏夫沈青耘。      望着缸里快要见底的高粱面,还有又黑又瘦的俩兄妹,尹小满有点发懵。   作为一个“山珍海味全吃过,宫廷御筵她先尝”的御膳房掌事宫女,如何用这点粗粮喂饱眼前两张嘴成了当务之急。      好在整个御膳房都跟着她一起穿过来了……      文案2   御膳房最近总是丢东西。   大家都以为是从哪儿溜进来了猫,只有立春姑姑知道,这是天上的仙女下了凡尘!      刘贵妃思乡情切,只想吃一碗鲜虾面,还特意点名要立春姑姑亲手做。   这可简直要了她的命!   面条好办,但皇宫地处平原,她哪里去找新鲜的海虾?  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张字条从天而降:“鲜鸡换活虾,一只换一盘。”   问题迎刃而解。      大皇子要宴客宾朋,众御厨使出浑身解数,熊掌,鹿唇,燕窝,雪蛤……   却都没抵过立春姑姑一盆热腾腾,香喷喷的海鲜锅。   而这,所需不过十斤大米,二十个鸡蛋!      立春姑姑悄悄给小仙女立了个牌位,每日供奉,香火不断。更是常备四季干鲜果子,各色点心。   所求不过一个,小仙女心情能够日日好,供货能够年年丰。      小剧场:   沈大宝:我后娘对我可好了,天天给我吃肉!   众人:没娘的孩子真可怜,大白天的说梦话,这是想肉想癔症了?   沈二妞:我后娘天天逼我吃鸡蛋,蛋糕,蛋饼,蛋羹……吃得我看见鸡蛋就想跑。   众人:可怜啊可怜,又疯了一个。   沈青耘:……媳妇儿,你啥时候能让我也吃上肉?      排雷:   一:男主之前未婚,儿女是收养的战友遗孤。   二:野生动物不得随意买卖捕食,文中所涉及到的纯属杜撰。   三:全文架空,私设众多,大家看个开心就好,请勿考据。 【已设置防盗,防盗比例80%,防盗时间为48小时,如果有购买比例暂时不够的小可爱,可以稍等一等再看。】 《我在六零开闲鱼》文案:     姜晓菱有一个秘密,除了她没有人知道。   那就是在她十六岁生日的时候,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叫做“闲鱼”的系统。   那系统可好玩了。   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,见都没有见过的东西,最重要的是在上面她可以和别人以物换物!      通过它,晓菱只用些破烂儿就换回了好多吃的东西!      海报:   “全国山河一片红”邮票拍卖纪录再创新高!本月十八号一件四方连上品成交价为人民币168.8万!      姜晓菱的目光落在了手边刚刚撕开的信上,整个人都呆滞了!   只见那信封开口处,一张与海报上一模一样的邮票正在被她从中撕成两半儿!      ……      一个隔壁叔叔扔掉的烟纸盒,被晓菱捡走卖了180块,折换过来就是五十斤大米,三十斤白面;   一张妈妈捡回来准备糊房顶的旧报纸,被晓菱偷去卖了239元,过年的年货一下子就备齐了。      外婆,你这雕花的木箱子千万别扔,老值钱了!      什么,不能给我?   怕起祸端?      怎么会——   换成玉米粉,高粱面,全村一年的饥荒都能扛过去了。      -   邵洋被老爹唠叨的上头。没办法只得开通了闲鱼账号帮他卖家里自制的腊肠,咸肉。   没想到接到的第一个订单,对面的小姐姐问他:“我能用邮票跟你换腊肠吗?就是那个海报上说的《全国江山一片红》,换一根就行。”   邵洋盯着那行字使劲儿看了半天,然后缓缓的打出了一个:?   您玩呢?!      可是在收到小姐姐以物换物的包裹之后,他整个人都疯狂了!   小姐姐喜欢吃腊肠?   给给给给给!   咸肉也好吃,也给小姐姐寄过去!   还有,我老爹做的熏鸡熏鸭是一绝,小姐姐,全都送给你呀!      只要小姐姐记得我的名字——邵洋。   下次再有好东西,记得还给我~      直到有一天,邵洋翻看家里的相册,老爹指着一张陈旧的老照片跟他说:“这个是你奶奶,只可惜年轻时候吃苦太多,你还没出生她就去世了。老人家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的福。”      邵洋越看越不对劲儿,终于没忍住开口问道:“我奶奶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   “姜晓菱,菱角的菱。”      邵洋:!!!      所以,这是一个跨越时空投喂奶奶和家人的故事。 排雷:邵洋不是男主,男主另有其人。前期以赚粮食养家和生存为主,男主出场晚。 喜欢的小伙伴们收藏一下鸭~

精彩阅读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js-zkhb.com 新乐文文学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   华老将盒子打开, 先将那张写着数字的纸看了一下。   仅仅只看了一眼,就放在一边,然后拿起了那张硬卡纸。   他一拿起来就笑了一下:“这是德文, 难怪你不认识。”   说完之后再次望向那张纸。可又是没看两眼就放下了,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望着她。   尹小满被华老看得毛毛的。   实在是绷不住了, 问:“姑父, 这到底是什么,你直接告诉我吧。你这样,我怎么有点害怕啊?”   听她这么说, 华老叹了口气, 然后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, 对她说:“小满,你坐到这边来。”   之前尹小满是站在华老对面位置的,听他这么说, 赶紧听话的坐了过去。   华老先拿起了那张写了德文的纸, 跟她说:“这是瑞士银行出具的一份保管证明, 那把钥匙和那组数字,应该是保险箱的钥匙和密码。”   看尹小满一脸茫然的看着他, 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,华老再次叹了口气。   这一代的孩子, 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外界, 更加没有一个长辈敢教导他们这些东西。想必妻弟如果不是到了弥留状态,也不会把这样烫手的东

精品阅读